【麦雷】伞的故事 3

笔者注:时隔很久很久的回归更。非常对不起曾经看过这个小故事的各位。另外,有个小小的说明。文章中总是会有一些中英混合的句子,这完全是因为笔者写故事的时候时不时会脑补剧中人物说台词的样子所以就顺手写了英文,希望大家忍忍笔者的奇怪的小习惯吧。


瘫在沙发上的Greg做了个深呼吸,“好了,一切都结束了。”

尽管过去的十五分钟脑海中一直有个不小的声音不断在吼着“你个蠢蛋!懦夫!”但我们的探长还是选择无视这让他头疼的声音,毕竟复杂的感情关系他自认为更加无能为力。

“折腾了大半天,终于能喘口气了。从刚刚开始我的肚子可就一直在抗议,是时候找点东西吃了。”Greg从沙发上站起来再次向厨房走去,可步子还没...

+

【麦雷】伞的故事 2.5

笔者注:没有才华的笔者,先上来放个预告之类的东西,剩下的内容,我再守着我这不灵光的小脑瓜慢慢想吧。啊,作为半吊子的同人作者,我实在是太不敬业了。愧疚地逃走~


Greg拨通了那个电话。

“Hey!Greg,所以,到答案揭晓的时刻了?”对方满怀期待与喜悦的声音让Greg略微有些犹豫,他必须在后悔前解决这件事。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道"我想,我给不了你想要的答案,福尔摩斯先生。(Mr. Holmes)"

"......"对方显然没有料到这样的结局,“如果这是你想要的......”

“是的,长官。这是我想要的。(Yes, sir. This is all...

+

【麦雷】伞的故事 02

笔者注:这篇应该就是周更了,不过也不能保证,因为作者呢,实在是个没什么才华的作者,所以憋字艰难,望大家见谅。但保证更完,毕竟我连结尾都想好了,不写出来着实可惜。

阅读提示:本章有原创人物出场(探长前妻),介意的朋友们,嗯,稍微忍忍?

今天的福尔摩斯先生让Anita隐约觉得觉得有些不同,她却无法明确地说是哪里有些不同。

她不能向对方提问以寻求解答,但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她的脑海让她整个上午的工作效率比以往低了一些。突然,她的手机震了起来,打断了她的思绪。看到来电提示,她做了个深呼吸,调整好心态和语气,按下了通话键,

“Anita,”

“是的,先生。” 

“请将我今天下午的日程...

+

【麦雷】伞的故事 01

笔者按:本来应该是在3月份发的,却不知道为什么拖了这么久,旷日持久的久,陪我走过了几个城市的久,以至于想好结局却到现在也没把过程填好,今天先起个头,希望大家多多评论,给我后面提供点思路,笑。


彼时他是失婚的苏格兰场探长,他是(自以为)了无牵挂无所畏惧的大英政府。

他们都没有想到,两个人的命运会有相交的一天。

Greg今天比以往更早地醒来,更可贵的是,今天的他无比清醒,并且破天荒地那该死的头疼没有来袭击他。虽然一切都比以往好的不能再好,可是Greg知道,他的今天比以往的每天都更艰难。

昨晚,Mycroft吻了他。在他的小房子门口。

那是一个不怎么特别的吻,非常平常,就像情侣日常的告...

+

作死作者证明自己还活着的碎碎念

我一开始写同人的时候很有激情的,因为那些片段在我脑子里打转了好久,所以写起来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但是,我现在正在经历一个非常痛苦的灵感枯竭的时刻。

另外,我写麦雷,一开始觉得他们一定很甜,后来了解越多脑补越多,越觉得BE才是这俩的归宿,可是!我不是那种捅刀的人啊,我是发糖的小天使啊!这两种感情激烈碰撞,又成了我的一块心病,每每提笔总觉得人物的人设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的崩坍。

以上种种导致我现在根本写不出来任何故事。

希望这艰难的时刻能早日过去,我也能早日给大家发上糖(希望是糖吧)

来自一位偶尔冒泡的乐乎小透明

鞠躬致谢

+

就是想参与一下而已

+

【麦雷】Glad you stay (Part one)

笔者注:本来只是想写个麦雷为什么会在一起的问答,但是不知道为何写了一个月,越写越诡异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大家,凑合着看吧,笔者先不负责地顶锅跑了。

阴霾微雨的天气断断续续持续了快一周,尽管伦敦人民对这样的天气早已见怪不怪,但这几天却格外地让人抑郁。

一周前,苏格兰最好的探长受伤入院,尽管如今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但至今仍未苏醒过来。

“Greg很快就会醒过来的,他目前各项情况稳定,也没有陷入深度昏迷的迹象, 不用太担心,只要静静等待就好了。”John走进病房对坐在床边的Mycroft...

+

A day before V day

笔者注:这篇东西作者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大家就当做是单身狗的作者在受到各类小情侣的无情摧残之后的精神失常之作吧。微笑。

“啊,天呐,今天居然是2月13号了!该死的2月13号!”这是 Greg Lestrade 醒来时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其实 Greg知道让他焦虑的不是今天而是接下来会到来的一天,而且这种焦虑感随着时间的临近逐渐叠加快让他喘不过气了。 

Greg 早已从他的上一段婚姻中了解到自己从来都不具备给爱人惊喜的能力 ——“Greg, 你不能指望我对着这快蔫了的玫瑰流露出什么感情。” 其实这不能怪他,都是因为玫瑰太娇弱了。

况且Greg对庆祝节...

+

取名无能的麦雷小甜饼

漆黑的办公室中,Mycroft正坐在他那极度舒适的椅子里试图说服站在他书桌前的那个人。

Mycroft: “Sherlock现在需要你的帮助,Lestrade, 而我也需要你去帮我盯住他。”

Greg: “说实在的,我受够了总是被你指使来指使去,而且Sherlock有John陪着,出不了什么乱子。”

Mycroft沉默着,双眼望着他对面的这个男人,试图用眼神让对方屈服。

本就幽暗的房间,因为突然的寂静变得更加冰冷。

“唉,好吧,”Greg打破了房间的沉默,“我会去查看一下他们的情况的,行了吧?”

“非常感谢,探长!”Mycroft 说到并送给对方一个非...

+

论每次萌的cp都扑街是什么样的感受

每次萌的cp都无一例外地扑了,我也很绝望啊。

亚梅,死别。

上校和小杨桃,死别。

狼乔,唉。

南区小霸王和南区颜值杠把子,是再也回不到的过去。

coliver,之间太多秘密。

盾冬,不可说。

卷福花生,都是直男。

麦雷,别指望官方了。

谭赵,感谢美人太太的文。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

© zero | Powered by LOFTER